打印

沒有傘的孩子才會努力奔跑

       當父親嘆着氣,顫抖着手將四處求借來的4533元遞來的那一刻,他清楚地明白交完4100元的學費、雜費,這一學期屬於他自由支配的費用就只有433元了!他也清楚,老邁的父親已經盡了全力,再也無法給予他更多。

   「爹,你放心吧,兒子還有一雙手,一雙腿呢。」強抑着辛酸,他笑着安慰完父親,轉身走向那條彎彎的山路。轉身的剎那,有淚流出。

   穿着那雙半新的膠鞋,走完120里山路,再花上68塊錢坐車,終點就是他夢寐以求的大學。到了學校,扣除車費,交上學費,他的手裏僅 剩下可憐的365塊錢。5個月,300多塊,應該如何分配才能熬過這一學期?看着身邊那些脖子上掛着MP4,穿着時尚品牌的同學來來往往,笑着衝 他打招呼,他也跟着笑,只是無人知道,他的心裏正淚水洶湧。飯,只吃兩頓,每頓控制在2塊錢以內,這是他給自己擬定的最低開銷。可即便這 樣,也無法維持到期末。

   思來想去,他一狠心,跑到手機店花150塊買了一部舊手機,除了能打能接聽外,僅有短信功能。第二天學校的各個宣傳欄裏便貼出了一張張手寫的小廣告:「你需要代理服務嗎?如果你不想去買飯、打開水、交納話費,請撥打電話告訴我,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為你服務。校內代理每次1元, 校外1公里內代理每次2元。」

   小廣告一出,他的手機幾乎成了最繁忙的「熱線」。一位大四美術系的師哥第一個打來電話:「我這人懶,早晨不願起床買飯。這事就拜託你 了!」。

   「行!每天早上七點我準時送到你的寢室。」他興奮地剛記下第一單生意,又有一位同學發來短信:「你能幫我買雙拖鞋送到504嗎?41 碼, 要防臭的。」

   他是個聰明的男孩。入校沒多久,他便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:校園裏,特別是大三大四的學生,「蝸居」一族愈來愈多。所謂「蝸居」就是 一些 家境比較好的同學整日縮在宿舍裏看書、玩電腦,甚至連飯菜都不願下樓去打。而他又是在大山裏長大的,坑窪不平的山路給了他一雙「快腳」。上五 樓六樓也就是一眨眼的事。當天下午,一位元同學打來電話,讓他去校外的一家外賣速食店,買一份15元標準的速食。他掛斷電話,一陣風似地 去 了。來回沒用上10分鐘。這也太快了!那位同學當即掏出20塊錢,遞給他。他找回3塊。因為事先說好的,出校門,代理費2元。做生意嘛,無論大小都要講信用。後來就衝這效率這信用,各個寢室只要有採購的事,總會想到他。能有如此火爆的生意,的確出乎他的意料。有時一下課,手機一打開,裏面便堆滿了各種各樣要求代理的資訊。

   一天下午,傾盆大雨嘩嘩的下,手機卻不失時機的響了,是位女生發來的短信。女生說,她需要一把雨傘,愈快愈好。接到資訊,他一頭衝進了雨裏。等被澆成「落湯雞」的他把雨傘送到女生手上時,女生感動不已,竟然給了他一個溫暖的擁抱!

   那是他第一次接受女孩子的擁抱!他連聲說着謝謝,淚水止不住的湧出。

  隨着知名度的提高,他的生意愈來愈好,只要顧客需求,他總會提供最快捷最優質的服務。彷彿是一轉眼,第一學期就在他不停地奔跑中結束 了。 寒假回家,老父親還在為他的學費發愁,他卻掏出1000塊錢塞到父親的手裏:「爹,雖然你沒有給我一個富裕的家,可你給了我一雙善於奔跑的雙腿。憑着這雙腿,我一定能『跑』完大學,跑出個名堂來!」轉過年,他不再單兵作戰,而是招了幾個家境不好的朋友,為全校甚至外校的顧客作代理。代理範圍也不斷擴大,慢慢的從零零碎碎的生活用品擴展到電腦配件、電子產品。等這一學期跑下來,他不僅購置了電腦,在網絡上擁有了龐大的顧客群,還被一家大商場選中,做起了校園總代理。

   奔跑,奔跑,不停地奔跑,他一路跑向了成功。他說,大學四年,他不僅要出色地完成學業,還要賺取將來創業的「第一桶金」。他把「第一 桶 金」的數額定為50萬。

  他的名字叫何家南,一個從大興安嶺腹地跑出,徑直跑進省師範大學的大三學子。如今雖然做了校園總代理,可他依然是他,依然是那個樸實、勤 快、為了給顧客打一壺開水賺取1元代理費,而像風一樣奔跑的大男孩!

   如果是你,怎麽辦呢?你會像其中主人翁那樣,還是抱怨父母及社會呢?